http://www.028hs.net

矢量插画教程- 《寿宴》杨树林李玉刚小品剧本台词完整版

  《寿宴》杨树林李玉刚小品

  剧本台词完整版

  李玉刚:(京剧音乐)穆桂英,今日里,沙场点兵。

  戏院老板:柳老板慢走。

  李玉刚:多谢多谢。承蒙各位老板赏识,柳某在此一一谢过。咱,回见。

  杨树林:站住,柳老板刚才这一段唱的是真不错呀。明天范司令过大寿,你是不是过去给他唱堂会呀。

  李玉刚:什么都知道

  杨树林:我有件事要求你,把我带进司令部。

  李玉刚:你想干啥

  杨树林:我想杀了他。

  李玉刚:为什么,说一说

  杨树林:柳老板听着,我家住在县城边,又有房屋又有田,妻儿老小在身边,其乐融融乐无边,司令这个王八蛋,占我的房屋占我的田,将我的父母押进牢监,害的我妻离子又散,流落到街头要了饭。柳老板,你说我惨不惨。惨不惨,惨不惨,惨不惨。

  李玉刚:惨,跟我有关系吗?

  杨树林:好,那我就说一件跟你有关系的事,你看这是啥

  李玉刚:这个

  杨树林:这个就是你夫人用过的手绢。

  李玉刚:我,我

  杨树林:你夫人现在被我

  李玉刚:我没有

  杨树林:别说话对你有好处,我告诉你,你要是再想见到你的夫人,就答应帮我这个忙。

  李玉刚:我跟你说啊,司令部戒备森严,你要杀司令谈何容易呀。

  杨树林:这你就不用管了,只要你把我领进去,你就说我是你的琴师。明天你就为他唱一段《贵妃醉酒》,唱到那句,爱恨就在一瞬间。只要那个间字一出来,你就躲开。这,是我的暗器,记住了,要想见媳妇,明天把我带进去。明见。(两人离场)

  路人甲:二位兄弟多日不见。想死你们了。

  路人乙:你贵姓啊

  路人甲:我们姓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今天是咱们司令的73岁的寿辰。

  路人甲:对了,正所谓73,84。

  路人乙:1234,1234

  护卫:司令到

  路人甲乙:恭祝司令,73寿辰,快了。

  路人乙:快乐,快乐。司令,成长快乐呀。

  护卫:报告司令,柳老板到。

  司令:有请。

  护卫:是。

  路人甲乙:柳老板都来了,有戏听了,柳老板辛苦辛苦。

  李玉刚:司令生日快乐,祝您福如东海长流水。

  杨树林:嗯。

  李玉刚:那个他的意思是寿比南山不老松。

  杨树林:对。

  李玉刚:对,司令这是我的新琴师。

  司令:原来那个呢?

  李玉刚:原来那个,原来那个呢?

  杨树林:问你呢。

  李玉刚:你说呗。

  杨树林:回司令,原来那位琴师,他的琴,湿了。

  李玉刚:琴湿了。

  司令:真不凑巧啊,副官待会儿带人把他们家抄了去,二位老板咱们开始吧,来来来,坐坐坐。

  李玉刚:我们准备下。

  司令:请请请。

  杨树林:记住啊,间字一出来你就赶紧躲开。

  李玉刚:唱《贵妃醉酒》是吧?

  司令:好,来。

  李玉刚:爱恨就在一瞬…(准备射击)

  司令:停。这是什么造型?

  杨树林:这把琴也有点湿了。

  司令:那个柳老板啊,上年岁了听不清,你二位往前窜窜,往前窜窜。

  李玉刚:好。

  司令:二位,开始吧。

  李玉刚:爱恨就在一瞬…

  司令:停。声音有点大,二位还是往后窜窜。窜窜窜窜,来二位咱继续,开始。

  杨树林:再来一遍。

  李玉刚:爱恨就在一,一瞬…

  卫士:报!

  司令:没看见我听戏呢?来人,拖下去。二位老板,底下人不懂规矩,打扰了,咱,接着唱,接着唱。

  路人甲:柳老板,快唱啊!

  杨树林:唱。

  李玉刚:大棉袄,二棉裤,里面是羊皮外面裹着布,哪怕是零下45度,再冷的天我也不打怵。

  杨树林:西瓜就是甜,黄瓜就是香,收获的季节挎着柳条筐啊!(枪响)

  司令:杨贵妃,是从高梁地里爬出来的是不是啊!玩我呢?

  李玉刚:司令,这回您听我讲,司令,你有所不知,就刚才这一小段,我跟你说,这是我们兄弟二人。

  杨树林:新研究的。

  李玉刚:对。为了你的生日,新创作的,新的,艺术形式。

  司令:新艺术形式,好,说唱,你拿这个说唱,再给我唱一首,要不我就把你们俩埋在这儿了,唱。

  李玉刚:唱,唱啥呀?

  杨树林:我拉啥你唱啥呗!

  李玉刚:祝你生日快乐!祝司令生日快乐。

  司令:好。

  杨树林:这是国外的。

  司令:你看看人家这个形势,真是太好了,再赏再赏再赏。

  李玉刚:谢谢。

  司令:这么多年,这个礼物我最喜欢了,再赏再赏再赏,快。看看人家,真是。

  杨树林:他太激动了。

  李玉刚:太感谢了。

  杨树林:司令,别说你赏钱,你就是一分不赏,我们也愿意为你唱。

  司令:好,都拿回去。

  李玉刚:你是不是欠儿你。

  司令:唱的挺好,但是这个琴太破了,副官,把他那个琴扔了,把我那把好的给他了。

  李玉刚:这个琴啊我跟你说。

  杨树林:别,顺手了。完了,琴没了,换下一个方案啊。

  李玉刚:啥方案?

  杨树林:你敬他一杯酒,这有包毒药。

  李玉刚:不是没我事,我不敢,我害怕。

  杨树林:司令司令,柳老板想敬你一杯酒。

  司令:副官,拿来,快快快,赏给他。

  杨树林:谢谢!好琴。

  李玉刚:那个承蒙司令这么多年,对柳某的支持还有照顾,happy birthday to you。

  司令:好,你这是敬了我一杯啊!这酒全洒衣服上了吧。

  李玉刚:没事,我再敬。

  司令:没事没事,好意我心领了啊,走走走,去吧!

  杨树林:没别的招了。

  护卫:司令,小村村民集体造反,请您指示。

  司令:什么?敢在我过生日的时候造反。我看他是活腻了,来人,点齐兵马,把他们村儿,夷为平地。

  杨树林:站住。

  司令:这位琴师,您什么意思呀!

  杨树林:范大胖子。我告诉你,这么多年,你鱼肉百姓,伤天害理,害得我家破人亡,妻离子散,今天,我就是来找你报仇的。

  司令:找我报仇?(扯掉衣服,露出炸药)

  李玉刚:你是不是欠啊!

  杨树林:呲花。

  司令:好玩儿不?

  杨树林:好玩。

  司令:来人,把他们俩给我抓起来,说,谁是主谋啊?

  杨树林:告诉你,范大胖子,我是主谋,跟柳老板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  司令:好,你是主谋,那我就送你,上路。

  李玉刚:快跑。

  杨树林:柳老板,柳老板,柳老板,对不起,对不起,是我连累了你。

  李玉刚:没事的。

  杨树林:刘老板,我一直骗你,其实我根本就没帮你的夫人。

  李玉刚:我知道,其实,我没有夫人。

  杨树林:柳老板,你为什么要救我?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