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028hs.net

潘玉良简介- 文松娇娇小品《乌龙派对》剧本台词完整版

  文松娇娇小品《乌龙派对》

  剧本台词完整版

  娇娇:wow ,lady andgentleman,我爱的所有的宝贝,你们好吗?我刚刚给文松打过电话,他马上就到了,哦,my god,为什么,为什么我现在这么紧张,我感觉此时此刻,我真的好坏好坏好坏的。来了,come on。

  文松:到底什么情况,这是什么情况,下班了打电话把我叫到公司来,正练瑜伽呢,本来练的就挺业余,还耽误人家业余时间。娇娇,娇娇,娇娇,下班了不回家,你干嘛呀。

  娇娇:文松,咱们办公室里,不干净。

  文松:不干净,你打扫一下去。

  娇娇:是咱们办公室里,有脏东西。

  文松:谁不知道咱们公司,我胆子是最大的,有什么好怕的,快跑。妈呀!妈呀!这么大风吗?

  娇娇:你别动。

  文松:妈呀,你别碰我,我腿麻了,你别过来。

  娇娇:怎么办?文松,文松,文松。

  文松:别怕,娇娇,别怕,别怕。

  娇娇:文松。

  文松:上。

  娇娇:文松,啊,my god,我晕了。

  文松:娇娇,你挺住,你别过来,我找人救你,开门,开门啦,开门啦,开门,有没有人救我,开门。。别碰我,别碰我啊!

  宋晓峰:我疼啊!别过来了,别过来,别过来,别过来,别过来。

  宋晓峰:生日快乐。

  天赐:happy birthday.

  宋晓峰:生日快乐。

  娇娇:surprise。

  娇娇:这么紧,为什么拧不开。

  宋晓峰:生日快乐!把你吓得那个熊样,给你个惊喜,你不是生日吗?

  舒涵:小宝贝儿,没事吧,扶他起来。

  娇娇:小宝贝儿。那玩意儿不带急眼的呀。

  舒涵:回来吧!

  文松:好开心呐。

  娇娇:太像啦,吓死我了。

  天赐:逗你玩儿呢。

  文松:那个,其实啊,我都已经猜到啦!

  舒涵:哈哈哈,耶。

  文松:我呢,就知道,你们是想给我惊喜,刚才呀,我是配合你们。

  天赐:妈呀,你配合呢,你这是神的演技呀。

  宋晓峰:哎呀,你真是个好演员,你把这吓得你这是,表演的这个真是,沥沥拉拉呀你呀!

  文松:那叫淋漓尽致。

  宋晓峰:狡辩,我说你裤子湿了,你这是给自己加的戏呀这是呀。

  文松:那个,还有别的吗?再让我感受一下。

  天赐:别着急,还有惊喜。

  文松:别吓我啦。

  娇娇:文松,生日快乐,这都是我们给你布置的,你喜欢吗?

  舒涵:开心吗?

  文松:哎呀,开心,我都喜欢,这个喜欢,这个喜欢,这个也喜欢,连气球的颜色我都喜欢。

  娇娇:哎毛毛吓不着,摸摸耳,吓一会儿,淡定,阿松啊,不要紧张哦,我们还有一个更大的惊喜,给你准备好了。

  舒涵:你要hold住哦。

  文松:吓死我了。

  程野:文松。

  文松:经理,你来啦。

  程野:别说话,抱我。你咋知道今儿我过生日呢?好感动,好心细,抱我。文松,我要提拔你,我现在缺个副总经理,他的人选就是你。

  文松:谢谢,谢谢经理。

  程野:别谢我,抱我。

  宋晓峰:哎呀,我的妈呀。

  宋晓峰:你干啥呢,整的像像个武大郎似的你。

  宋晓峰:这是化妆生日party。

  文松:那个,今天经理过生日,这么快就把蛋糕推过来了。

  宋晓峰:对呀。

  文松:快给经理推过去。

  宋晓峰:好,快推推推。

  程野:还有蛋糕,好感动。

  天赐:蛋糕上有你的名字啊!

  程野:你吃啥呢?

  文松:我尝一尝蛋糕是不是甜的!

  程野:好感动,好心细,但是有瑕疵,为什么没有蜡烛呢?

  天赐:有。

  程野:这是过生日的蜡烛呀?

  文松:这个蜡烛啊,是有寓意的,寓意你的事业能够如日中天。

  宋晓峰:对如日中天,对。

  文松:我给你点上啊。

  程野:好感动,好细心哦。

  天赐:开始来。

  合:祝你生日快乐,祝你生日快乐,祝你生日快乐,祝你生日快乐!(文松吹灭蜡烛)

  程野:你嘴咋这么急呢!

  文松:我就是试一下,这么粗的蜡烛能不能吹灭,你的肺活量啊,应该没问题。

  程野:好细心哦,(吐口水吹灭蜡烛)吃蛋糕吧。

  文松:那个,经理年啊。

  程野:吃。

  文松:那个,我们吃完饭来的,你自己吃吧。

  程野:我一个人吃不了啊。

  天赐:那个礼物用不用给啊?

  程野:还有生日礼物?

  文松:有啊。

  程野:好感动好心细抱我!搁哪儿呢?

  宋晓峰:这礼物啊,都是文松给你买的。

  程野:是吧?在哪儿呢?

  宋晓峰:这儿,这儿呢。

  文松:对对对,来,经理啊,这礼物啊,都是我给你准备的,希望你喜欢,好细心哦。

  程野:(从礼物盒里拿出吹风机)我要是没看错,应该是个吹风筒吧,解释一下让我吹啥。

  宋晓峰:瞅我干啥,你买的,你解释呗!

  文松:(拿下宋晓峰的头套放在程野的头上)这,不就有的吹了吗?他俩啊,是套装。

  程野:是吗?

  文松:对。

  程野:好时尚哎。

  文松:咱不看这个啊,是不是还有礼物?

  天赐:在这儿呢。

  文松:对对对,这个呀,是我特意给你选的,希望你喜欢。

  程野:(接过文松的盒子,打开拿出吹风筒)啥意思,要双风灌耳啊?解释。

  天赐:别瞅我,你买的,解释吧!

  文松:这个,这个风筒呢,是给你爸爸用的。

  程野:滚,我们家遗传,我爸比我更严重,连眉毛都没有,你让他吹啥!

  文松:咱不看这个啊,咱不看这个,对对对,这是衣服,衣服,颜色喜欢吗?

  程野:哇,我好感动,好心细哦。

  文松:那个快,给经理换上。

  天赐:脱脱脱,来经理,把衣服脱了。

  宋晓峰:来来来,咋回事儿到底?

  文松:经理呀,他跟我是一天的生日,咱们还是先给他过吧,省得以后啊,给咱们穿小鞋,对,有道理。

  天赐:漂亮。

  程野:文松。

  文松:哎呀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